广州豪镁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欢迎您!

新闻中心

茑屋书店设计师

茑屋书店设计师在设计书店时,想的更多的是企划力!

蔦屋书店来中国开店的核心问题是:逛完中国所有的书店,觉得还是没有他们的所谓算法,这让他们觉得有市场可做!
茑屋书店设计师 

茑屋来中国的本质问题是,中国书店只有颜值,但并不了解消费者,他们通过APP打通的一整套数据,来链接消费者。这让他们看到了中国市场的大有作为。但不知经历过疫情的国人,以及每个国家不同的国情,能不能像他们之前想的开到1000家。但他们在尝试!
 
天目里蔦屋书店和即将于12月份开业的上海上生新所项目无疑将是今年蔦屋的重磅项目,更重要的是这是蔦屋在中国大陆的亮相作品。

茑屋书店设计师 

 
01
这就是蔦屋书店

日本蔦屋书店的很多特征在天目里蔦屋书店中有具体的呈现,毋庸置疑,这是一家非常棒、有水准的书店,和我此前的想象完全一样。
 
书店的外观受益于天目里大面积采用的金属材质和玻璃幕墙,与蔦屋的代官山T-SITE非常接近,夜景效果尤其好。从书店入口处进入,位于三栋建筑一楼但串联起来的书店首层,与代官山、湘南T-SITE有异曲同工之处。高书墙、带灯具的平台、原研哉设计的导视系统等等都是蔦屋书店的常见元素。在书店中设立了小型的展览区域,这一做法在新改造的东京六本木蔦屋书店中已有尝试。书店中配置了两百多个座位(媒体报道),包括沙发、木质长椅、软包座位等,同时还配置有能够放置咖啡杯的小茶几或圆几。

茑屋书店设计师 

天目里蔦屋书店的入口栋(参观动线上),配备了咖啡和简餐,其中简餐在该栋的二层。天目里整个园区内已经有了see saw精品咖啡和 % (阿拉比卡)咖啡,因此蔦屋书店没有再选择日本店面中常见的星巴克咖啡(蔦屋的母公司C.C.C本身也是星巴克在日本的代理商之一)。这样的业态配备,未来也具备进一步打造出日本东京涩谷及六本木、湘南项目中的LOUNGE(酒吧)项目的可能性,从天目里园区的需求看,这个功能应该是有需求的。
 
到访过日本蔦屋书店的同行们来到天目里,应该会有这种感受:这就是蔦屋书店,果然如此。在我曾经走访过的蔦屋店面中,感觉天目里蔦屋书店与代官山、湘南、枚方这几个T-SITE中的书店确实在风格上一脉相承。更多的细节还是需要到现场体会更有意思。 
 

茑屋书店设计师
 

02
好的书店需要品牌与载体的力量来共同呈现 

蔦屋今年在中国大陆计划开设的两个店都有很好的选址位置,天目里无需介绍、自带设计师光环,而且周边已经是成熟区域。上海店位于万科“上生·新所”项目的哥伦比亚俱乐部中,这是栋百年建筑,而整个园区也已经是上海的网红打卡点之一。据说增田宗昭先生此前来到上海,一眼就相中了这处位置。与京都蔦屋书店所在的京都会馆相比,上海项目的建筑特点和话题性应该会更强一些。
 
天目里园区已经呈现的商业及文化项目中,蔦屋书店占据了几乎最好的位置(外侧临近天目山路的主干道、最里栋能够看到园区的中央广场),体现了主力店的地位。天目里已有的业态,品牌级次超过蔦屋书店的应该还没有,更不用说带有中国大陆首店的光环。

 
但蔦屋并不只是依靠载体的力量,自身的品牌力确实很强,将载体方赋予的条件善加利用,真的是强强联手的感觉。天目里蔦屋虽然刚刚开业,已经可以算是成功了,这种成功依托于项目的品质和调性。蔦屋这种风格简单的书店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也是让人愿意重复来的一处场所。 
中国大陆的很多书店则是设计师玩票的作品,体现众多的设计元素,但书店原本应该主要呈现的文化元素较弱。这样的书店对商业载体带来的价值将是有限的,希望这样的书店越来越少。

茑屋书店设计师 
 
03
提升了载体对实体书店的欣赏水平和认知能力 

蔦屋在中国大陆已经达成合作的包括杭州、上海项目、西安迈科、成都轨交TOD项目等。此次天目里蔦屋书店的开幕,给了中国大陆各类机构以及商业载体更直接观察蔦屋书店的机会,对于未来的合作达成也将是一种触动。
 
近十年以来,中国大陆的实体书店伴随着购物中心等新型商业综合体的发展形成了一个新的产品线—商业综合体书店。其中的代表性书店包括西西弗、言几又、钟书阁、方所、几何等。新华书店也积极参与到这一进程中,各地的书店集团也有了自己的相关作品,比如四川文轩的文轩BOOKS、河北新华的啡页书咖等。诚品由于一些因素的影响,在中国大陆并没有能迈开步伐,而且诚品在大陆还未尝试过中小规模店型。
 

          
近年来,蔦屋在中国的年轻消费人群以及行业人士中形成了很广泛的影响力,去日本旅游的游客往往也有机会参访到蔦屋的实体店面。天目里蔦屋书店的开幕,无疑将提高中国大陆相关机构及载体对实体书店的欣赏水平和认知能力。虽然不是都可以和蔦屋达成合作,但实体书店或者是未来的实体书店所应该具备的品牌影响力、文化张力和聚客能力,还是会成为机构和载体对书店的一个重要观察点,商业综合体书店与商业综合体应该是一种互补的关系。实体书店如果不能达成上面的目标,载体方为什么要让渡特别的利益给到实体书店呢?
 
至少,对于那些现在变成了消耗载体人流而生存的实体书店而言,蔦屋书店的到来不算是一个好消息。                                                                                                                                                       
 
   
04
含蓄内敛的设计及装饰表现
 
经过多年的实践,蔦屋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书店风格,而且识别度很高,这种风格是日式简约风格与书店气质的融合。天目里蔦屋书店想不成为“网红”估计很难,但与那些已有的所谓“网红书店”相比,两者还是有很大差别的。书店内确实有很多人拍照,但拍场景的为多,自拍的还是非常少的。天目里蔦屋确实没有可以设置那些可供自拍打卡的场景,如果有,也需要相关人士来发掘吧。蔦屋虽然张贴了禁止拍照的提示,但也用文字注明了不要拍摄图书的内容。
 
天目里蔦屋的空间呈现是非常得体和有品质的。从现场看,蔦屋并没有把太多的资源投入到空间的表达和呈现上去,日本零售商业的习惯做法大也多如此,这与中国大陆的相关书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知道是不是应了这么一句话,“内容不够、形式来凑”。
 
书店地面和顶面的材质都很普通,书区的顶面裸露、局部格栅或白色石膏板封闭。一楼部分的地面采用了类似花岗岩材质的地砖,负一楼采用了类似水泥自流坪的材质。地面一楼的三栋采用了高书墙的设计,书墙上面摆放了假书,但这应该不是蔦屋书店设计的固有特征之一,而是根据建筑物的层高做出的安排。书店设计了很小巧、很日式的厕所,有机会一定要体验下,但大人流量下的使用应该还是有些问题的。为了减少纸质画面的张贴,在一些柱面或墙面部分设置了液晶屏用于播放广告。

茑屋书店设计师 

杭州这座城市的人文地理没有在店面设计中呈现,蔦屋在日本的店面中也没这种设计意图。上半年开业的奈良蔦屋书店,对于大家熟知的小鹿形象,还是采用了软装的形式在展台上局部呈现。一致的店招、导视牌、书架、平台等等,向你透露出这就是蔦屋书店的强烈信息。作为连锁性质的书店,追求形象和气质的统一,蔦屋的做法没有问题。
 
或许茑屋书店的到来,会给中国书店带来一些冲击,但同时也会给中国书店带来一些创新!我们需要的是解决问题的书店,消费者需要的是能提供需求的书店,我们都应该好好想想,我们能提供给消费者的好处是哪些!

豪镁,专注书店设计、书店装修书店书架、图书馆设计

让中国的复合式文化空间更美好!

书店设计
书城设计

立即报价 获取画册 电话咨询